您当前的位置 :鹿野资讯网 > 旅游 > 以袁中平的“时间机器”为声音

以袁中平的“时间机器”为声音



“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事物都发生了变化。只有钢琴的声音保持不变。正如你今天所听到的,东汉时期的古代歌曲仍然是一样的。”在海边建造的唐岛湾,被芦苇藤包围在道琴社的古琴屋里,袁仲平在白色中飘扬,头顶散落,身着灰蓝色的半身棉长袍。他将古琴与可以穿越时空的时间机器进行了比较。

周五,由一位与古琴有联系超过30年的表演者在青岛创立的中大秦社团将正式亮相。他之前在美国建立了纽约音乐俱乐部,并在他的家乡台北创立了台北中大秦社团。青岛成为他的“秦”的第三站。他在青岛的首次个人演出,以“国史志峰”为主题,将于周五晚在西海岸新区东区中心礼堂开幕。

改为古琴“我不怕没有自己的脸”

生活中的许多巧合实际上都是注定的。 20世纪70年代末,袁中平开始出现在流行音乐界。与Tong Ange和秋月共同创办的旅行者三重奏乐团在台湾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。在20世纪80年代,他获得了台湾音乐界的最高奖(金曲奖的前身)。那时,他选择在美国留学,熟悉美国谭盾,周龙,陈毅等大陆新成员。在国外的事件中,袁中平甚至听到了钢琴的声音,友好而清新的声音就像一只天蝎座,让他做出一个看似突然的决定——放弃原来的音乐,转向古琴师。

袁中平从零开始卸下了流行音乐创作的王冠。对他而言,这更像是“拯救国家的曲线”。 “就像书法的创作一样,每个人都从拓片的副本开始,创作是在传统的基础上表达的。不要害怕没有自己的外表,从传承下来的经典中获取营养,然后再回到传统的节奏。向前迈出一步,而不是凭空创造新事物。“袁中平还记得苏州老教师吴兆基先生的”指点“:”当他上课时,他突然告诉我,'我昨天在我的梦中有一个旋律。我等不了很长时间,我知道我可以创造,一切都是这样的。“

现在,袁中平也开始尝试创作一些古老的音乐。对于名利时代而言,对他来说更重要的任务是钢琴本身,它的推动和复兴。弹钢琴,听钢琴“跨越千年的实地调查”

受到质疑的太多次,袁中平将半开玩笑地回应:5000岁。这包括他对钢琴的独特诠释:“因为钢琴,我经历过每个时代的审美和情感体验,是不是已经千年了?”

袁中平认为,弹钢琴和听钢琴的过程就像是进行了数千年的实地调查。 “音乐的变化表现出不同历史时代人们的情感变化。例如,你会发现古老的歌曲大多少是押韵,听起来更简单;现在的曲调更有节奏。它表明人们的感受越来越多的人被淹没了。音乐反映了人们情绪的变化,甚至可以被打破。“

对于钢琴的定义,袁中平也有自己的人生经历:“很多人问我钢琴是什么,我有一个标准答案:钢琴是天地的融合;神灵的培养;联盟人和我的灵魂;“宇宙中最好的。”他告诉记者:“钢琴的美丽在于内心,特别是在一个轻浮的社会,物质生活无非就是吃饭和穿着温暖,可能很容易满足,但我们的精神一直飞向外面。太多的刺激和挫折感会更大。弹钢琴比较好,因为钢琴可以给予精神上的平和和升华。这是一个“化学化”的过程。“

分享传统“做一些事情,但顺其自然”

袁中平认为“星期五夜演奏会”的主题是“国家学者的风”,但实际上它有其特殊的用途。 “什么是'国民军士?'在中国传统中,只有那些优雅,充满气质,学习深刻,道德高尚的人才被称为民族教派。袁中平希望通过一些反映国家风格的古老歌曲,如屈原的《离骚》,项羽的《楚歌》和隐士的《渔歌》,对传统文化有更深刻的理解。

“这不仅仅是钢琴。未来,中道琴将围绕古代六大艺术”Lie Le Shooting Royal Book“开展一系列活动,我称之为”古代传统的现代收藏“。袁中平说,我完全赞同孔子“以不知道做不到”的态度,以钢琴为媒介,宇宙和谐完美。但是,它并没有限制其发展方向。 “我们没有普及古琴和秦社在这个城市的发展,贵族,宗教,一切都顺其自然,坏的本性将被淘汰。”更令人兴奋的!欢迎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关注青岛窗口官方网站(qingdaochina_org)